寄陆予林

盗笔‖priest‖淮上‖原耽‖阴阳师

【陆林】夫夫相性100问

1 请问您的名字?

陆必行:“陆必行。”

林静恒:“林静恒。”

2 年龄是?

陆必行:“40?第八星系和联盟的历法不一样,不记得了。”

林静恒:“……比他大16岁。”

3 性别是?

陆必行:“男。”

林静恒:“这种没营养的问题少问。”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陆必行:“有点偏执吧……还有把一切想的太好了,有时候有点傻。”

林静恒:“不好。”

陆必行(一把抓住林静恒的手):“才没有。”

5 对方的性格?

陆必行:“特别特别好,什么都依着我。”

林静恒:“很天真,总想把一切都安排好,很……温柔。”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陆必行:“新星历270年,北京β星外的大气层。”

林静恒:“嗯。”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陆必行:“长的真好看~”

林静恒:“鼻血流到我营养液里了。”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陆必行:“全部!”

林静恒:“全部。”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陆必行:“没有,他在我眼里是最完美的。”

林静恒:“没有。”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陆必行:“当然!”

林静恒:“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陆必行:“一般是叫林,有时候也叫别的……”

林静恒:“必行。”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陆必行(偷偷看了眼林静恒):“就叫名字好了。”

林静恒:“一样。”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陆必行:“豹猫。充满爆发力,有时候又很可爱,还有点傲娇——简直一模一样!”

林静恒:“可能是陛下那样的狗吧。很爱撒娇。”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陆必行(星星眼看林静恒):“当然是我自己啊!林肯定最喜欢我~”

林静恒(摸摸陆必行的头):“看他想要什么。”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陆必行:“我只想要林!”

林静恒:“没什么想要的。”(看到陆必行蔫蔫的表情,又补了一句):“那就他吧。”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陆必行:“受了伤也不肯告诉我,就自己硬抗。”

林静恒:“自己偷偷跑去冒险。”

17 您的毛病是?

陆必行:“像他说的那样。”

林静恒:“嗯。”

18 对方的毛病是?

陆必行:“同上。”

林静恒(摆明了不想回答):“……”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陆必行:“有事情瞒着我。”

林静恒:“嗯。”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陆必行:“这几题怎么都一样?”

林静恒(依然不想回答):“……”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陆必行:“结婚了。”

林静恒:“嗯。”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陆必行:“在启明星的银河城,一起去吃东西。可是中途出了意外……”

林静恒:“机甲上,他刚回来,我却要走了。”

陆必行的脸突然红了,表情复杂:“那……也不算第一次啊。”

林静恒:“那行,听你的。”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陆必行:“是图兰帮我把他骗出去的,刚开始有点紧张,还心虚,但是后来他说下不为例,我特别开心。可是再后来就不那么美妙了。”

林静恒:“刚开始是以为有敌情,加上担心他一个人出去有危险才去的,但后来发现完全是图兰瞎扯的,就放松了。气氛还不错,只是之后我们发现了彩虹病毒……肝胆俱裂。”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陆必行:“我表白了,他没答应。”

林静恒:“本来想躲着他的……”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陆必行:“就家里吧。他很忙,没什么时间。”

林静恒:“嗯。”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陆必行:“当然是surprise!”

林静恒:“让他开心。”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陆必行:“我。”

林静恒:“他。”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陆必行:“超过生命。”

林静恒:“胜过信仰。”

两人相视一笑。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陆必行:“当然!很爱很爱。”

林静恒:“嗯。”

陆必行扣住林静恒的手。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陆必行:“他不用说,一个眼神就够了。”

林静恒:“……求你了。”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陆必行:“不可能!”

林静恒:“我相信他不会。”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陆必行:“没有前提,根本不可能发生。”

林静恒:“嗯,一样。”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陆必行:“等啊,肯定是有事情耽搁了。不过他从来不会让我等的。”

林静恒:“他也一样。”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陆必行:“不能告诉你。”

林静恒:“嗯。”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陆必行:“只要在一起就会。”

林静恒:“嗯。”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陆必行:“同上。”

林静恒:“嗯。”

39 曾经吵架么?

陆必行:“吵过。”

林静恒:“嗯。”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陆必行:“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信任他的,毕竟我也变了太多。”

林静恒:“十六年的时间造成的裂痕只是一个导火索,我始终只想着保护他而不是和他站在一起……不过现在没有了。”

41 之后如何和好?

陆必行:“我主动认错。”

林静恒:“他反省了一晚上,来阁楼找我了。”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陆必行:“当然。”

林静恒:“嗯。”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陆必行:“每时每刻。”

林静恒:“嗯。”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陆必行:“什么意思?大概是撒娇卖萌?”

林静恒:“对他好。”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陆必行:“曾经有过吧,吵架的时候。但是现在没有了!”

林静恒:“吵架的时候。”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陆必行:“高岭之花!算不算花?”

林静恒:“向日葵。”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陆必行:“没有。”

林静恒:“现在没有了。”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陆必行:“感觉自己总是靠他保护。”

林静恒:“我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陆必行:“八大星系都知道!”

林静恒:“公开的。”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陆必行:“肯定能!”

林静恒:“能。”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陆必行(有点心虚):“攻吧……”

林静恒(表情微妙):“……”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陆必行(超小声):“我怕疼……”

林静恒:“……嗯。”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陆必行:“满意。但是如果他想改变的话,我也没有关系的。”

林静恒:“不用了,这样就很好。”

54 初次H的地点?

陆必行:“他的休息室。”

林静恒:“嗯。”

55 当时的感觉?

陆必行:“像喝了一公斤龙卷风。”

林静恒:“意乱情迷。”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陆必行:“很诱人。”

林静恒:“很可爱。”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陆必行:“跟他说我要给他做个新的湛卢机身。”

林静恒:“我让他说话要先打草稿。”

58 每星期H的次数?

陆必行:“不定吧,有时候他要巡航什么的。”

林静恒:“不知道。”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陆必行:“那肯定是每天都要啊!”

林静恒(拒绝回答):“……”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陆必行:“就……普通啊,没什么特别的……吧?”

林静恒(再一次拒绝回答):“……”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陆必行:“只要他碰到的地方,都是。”

林静恒:“脖子。”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陆必行:“没有疤那一边的脖子。”

林静恒:“真的是碰哪哪都敏感。”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陆必行:“很美味。”

林静恒:“芯片人的身体素质太犯规?”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陆必行:“喜欢,因为是他。”

林静恒(耳根泛红):“嗯。”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陆必行:“家里。我们都没什么兴趣去外面。”

林静恒:“嗯。”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陆必行:“没有吧。家里就很好啊。”

林静恒:“机甲。”

陆必行难以置信的看向林静恒,林静恒不为所动。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将军?

陆必行想:下次试试。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陆必行:“都有吧。”

林静恒:“嗯。”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陆必行:“要保证他明天能按时起来?”

林静恒:“不许开生物电流闹钟。”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陆必行:“绝对没有。”

林静恒:“没有。”

70 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陆必行:“这种思想也太扭曲了吧!坚决反对!”

林静恒:“反对。”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么做?

陆必行:“我相信没有暴徒有这个胆子。就算有,也做不到。”

林静恒:“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陆必行:“……其实我还好。”

林静恒:“……”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陆必行:“坚决拒绝,然后绝交。”

林静恒:“我没有这种朋友。”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陆必行:“刚开始不吧,后来……熟能生巧?”

林静恒:“……不。”

75 那么对方呢 ?

陆必行:“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林静恒:“……不错。”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陆必行:“叫我名字。”

林静恒:“什么都别说就好。”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陆必行:“都喜欢。”

林静恒:“嗯。”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陆必行:“肯定不可以。”

林静恒:“不行。”

79您对SM有兴趣吗?

陆必行(目光透露出一点点期待):“没有……”

林静恒:“如果他想要,我不会反对。”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陆必行:“不可能。”

林静恒:“嗯。”

81 您对强奸怎么看?

陆必行:“不怎么看,这是违法的行为。”

林静恒:“犯法。”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陆必行:“湛卢提醒我或者他要开会什么的。”

林静恒:“嗯。”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陆必行:“没有吧?”

林静恒:“也不算,机甲上吧。”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陆必行:“第一次?”

林静恒:“……没有。”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陆必行:“大概是没反应过来的懵逼吧。”

林静恒:“有点傻。”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陆必行:“没有!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林静恒:“没有。”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陆必行:“跳过。”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陆必行:“就是他。”

林静恒:“嗯。”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陆必行:“完全符合。”

林静恒:“嗯。”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陆必行:“……领带?”

林静恒(整个耳朵都红了):“滚。”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陆必行:“具体时间不记得了……”

林静恒:“我刚掀翻了一个毒贩老巢回来,因为看到了劳拉……我母亲的一个视频,心情不好。”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陆必行:“是。”

林静恒:“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陆必行:“哪里都好,只要是他。”

林静恒:“嘴。”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陆必行:“脖子。”

林静恒:“嘴。”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陆必行:“好像都可以。”

林静恒:“发出声音。”

96 H时您会想些什么呢?

陆必行:“还能想什么,当然都是怎么让他舒服。”

林静恒:“他。”

97 一晚H的次数是?

陆必行:“不能说。”

林静恒(拒绝回答):“……”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陆必行:“都有吧,不过我比较想脱他的。”

林静恒:“自己脱。让他脱就没几块好布了。”

陆必行“嘿嘿”笑了两声,往林静恒身边凑了凑。

99 对您而言H是?

陆必行:“生活的一部分。”

林静恒:“嗯。”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陆必行:“你就是我的信仰。”

林静恒:“往后余生,全都是你。”

—————————分割线—————————

夫夫相性100问!!!

想写很久了!特别过瘾!应该不会ooc吧(小声bb)

算混更?数一数林一共说了几个“嗯”哈哈哈

希望够甜(๑>؂<๑)

祝大家元旦快乐!2019年暴富!暴瘦!

【陆林】星际之旅(百fo福利)

接《残次品》第202章。

一周之后,一切工作都已经交接好,林静恒挑了架和“北京”差不多型号的小机甲,准备和陆必行环游八大星系。

临走前,白银十卫的卫队长们一起来送行。

被委以临时统帅身份重任的图兰:“有对象了不起啊,单身狗就没有人权了吗?”

好吧,还真没有。

地里黄的小白菜一样的图兰被林静恒的目光一扫,委委屈屈的立正站好,不敢说话了。

拜耳看着图兰,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还是站直了没出声。

“图兰你就别想了,有对象你也没有人权哈哈哈哈……”托马斯杨根本没注意拜耳的动作,嘲笑完图兰又转向林静恒,“统帅,一路走好!”

林静恒:“……”

泊松杨糟心的看了眼每天都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的哥哥,不想说话。

阿纳金、柳元中、李弗兰和他们一比就正常多了,只老实地敬了个军礼。

“行了行了,就是把没度的蜜月补上嘛,不要这么夸张,跟我们一去不回了似的。都回去吧。”陆必行哭笑不得,对他们摆摆手,拉着林静恒就往机甲上走,“湛卢你要好好看家,别让隔壁奶牛猫欺负爆米花和陛下。”

湛卢:“好的,陆校长。虽然我知道先生留下我的原因并不是这个,但还是祝您和先生蜜月愉快。”

是的,林静恒把湛卢留了下来,美其名曰是为了协助白银十卫,以便处理突发情况,实际上只是想过二人世界,嫌它碍事。

都是湛卢太喜欢参与主人生活的错。

小机甲缓缓飞离启明星,陆必行终于得到机会和林静恒独处,立刻黏黏糊糊地凑上去,在林静恒脖子上蹭来蹭去。

林静恒一边脖子格外敏感,被他蹭的一身鸡皮疙瘩,“嘶”了一声,伸手把他的脑袋推到一边:“别闹了,《星际驾驶守则》没看过吗,不得在驾驶员驾驶期间以任何方式干扰驾驶员驾驶。”

陆必行哼哼唧唧的赖着不起来,见林静恒没有更多的推拒动作,得寸进尺的环住了林静恒的腰,把自己整个挂在他身上:“林,我真的好爱你啊。”

太犯规了,林静恒想。

“我要记得回去之后向总长提议,在《第八星系宪法》里添加一条——取缔非法撒娇。”林静恒以钢铁般的意志保持了板正的坐姿。

陆必行动作一滞,随即笑起来:“那我也要向总长建议,出台一部法律专门讲怎样撒娇是合法的……像这样。”说着飞快凑上去亲了林静恒一口。

林静恒干脆直接把陆必行抵在驾驶台上俯身吻上去:“小动作那么多,送你个大的。”

陆必行眼睛亮起来,在他唇上轻轻咬了一口,暧昧地压低了声音:“什么?”

一吻完毕,林静恒直起身,整整衣服道:“好了。”

“就这样?”陆必行还背靠着驾驶台,一副没反应过来的茫然模样。

林静恒闷笑出声,一把将他拉起来,然后把机甲舱壁调成透明的:“看看到哪儿了?”

没有了舱壁的阻挡,放眼望去,满目是广袤无垠的宇宙,璀璨的星河静静的流转,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星球上一片空旷,连人工大气层都十分稀薄。

“北京β星?”陆必行凑近舱壁仔细看了看,又转头看向林静恒,“你为什么……为什么第一站选择先来这儿?”

林静恒走过来,和他一起看向北京β星 :“因为这里是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话说那时候我打开你的生态舱,被吓的酒都醒了一半。”陆必行想起当年的相遇,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来。

谁能料到,当年一见,竟结下了如此深的羁绊。

“怎么?我有那么吓人吗?”

“不是,没想到自己捡到了个大美人。”陆必行油嘴滑舌的凑上去,又揽住林静恒的腰。

林静恒横了他一眼,没说话,操纵着机甲着陆。

北京β星经历了凯莱亲王的一番狂轰滥炸,寸草不生了好多年,那时候第八星系日子过的紧巴巴的,钱都用来研究武器了,实在没有多余的钱恢复生态。直到几年前才在上面建立了反导试验基地,磕磕绊绊的研究反导系统,没想到最后还是反导系统保住了第八星系。

于是现在的北京β星依然寸草不生,一片荒芜。甚至至今仍有致命的辐射,在基地的研究员出入都穿着隔离服。残酷的环境和先进的基地形成鲜明的对比,时刻提醒着人们:牢记过去,放眼未来。

机甲刚一着陆,陆必行就迫不及待的要打开舱门出去。林静恒拉住他的胳膊:“外面有致命辐射知不知道?穿上隔离服。”

陆必行冲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来,身后要是有条尾巴,怕是早就摇成花儿了。

出了机甲,触目皆是厚厚的尘埃,巨大的基地在不远处亮着整颗星球唯一的灯,像一个守望者。

隔离服的头盔颇像一个倒扣的鱼缸,陆必行觉得十分新奇,伸手敲了敲林静恒的。

林静恒转过头来看他,结果动作太猛,两个头盔撞在了一起,两人被撞的晕头转向。

“多大个人了,这么幼稚。”林静恒捉住他的手,在头盔的作用下,声音有些失真。

两人终于走进基地,闷头搞科研的研究员们猝不及防看见了活的统帅和前总长,生生吃了一惊,简直连话都不会说了。

林静恒一如既往冷着脸,陆必行笑着上前打圆场:“不用在意我们,我们只是旅行路过这里,想着来看看,没别的事情。你们继续,继续。”

绕着基地转了一圈,陆必行拉着林静恒的手摇了摇:“林,不要老是冷着脸对他们,没事多笑笑吧。这里不是第一星系,没有总是在揣测你有什么不良心机的沃托权贵,放松点。”把这里当做你的家,好不好?

林静恒很给他面子的笑了笑,读出了他的未竟之言,心道,只要有你,哪里是家。

逛完基地,两人就决定动身前往第七星系,陆必行虽然对第七星系的最后印象很不美好,但还是想看遍八大星系。

小机甲飞出北京β星,朝着第七星系飞去。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机甲内自动调暗了灯光,林静恒设定了目的地,打开自动驾驶,就回休息室了。

刚一推开门,陆必行就扑了上来,把他按在墙上。

林静恒顺手环在陆必行腰上护住他,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背。

出来了一天陆必行才反应过来,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茫茫宇宙中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一想到这个他盼望已久的事,他就开心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有更紧的拥住眼前的人,才能让他找回一些真实感。

“行了,去睡吧。”林静恒揉揉他的头发。

陆必行在林静恒颈窝里蹭了蹭,抬头吻住他的唇:“将军,长夜漫漫,怎么只想着睡呢?”

芙蓉春宵暖罗帐,从此君王不早朝。

陆必行想,古人的这句话说的真是太好了。

————————分割线————————

终于写完啦!迟到的百fo福利!

不知道够不够甜|・ω・`)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百fo福利写了一半,剩下的明天写完一起发,久等啦


快到100fo啦,感谢大家的喜欢~

准备贺文ing

不会写车,依然是小甜饼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剧透一下,应该是陆林的星际之旅吧|・ω・`)


【陆林】我的上司和领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Ⅸ

伊丽莎白·卡拉图兰 小哥哥网恋吗

大家好,我是图兰。上回说到,我们和反乌会那帮搅屎棍子们打了一架,第七星系态度暧昧的放了个冷枪,我还差点英勇就义,终于把所有第八星系边境的居民都接到了启明星附近。

而上司接到了迟迟不到的白银十卫的通讯,得知各大星系战乱不断,无数人流离失所。

白银十卫请示上司是否坐视不管径直赶往第八星系,上司只让他们想一想自己选择效忠的是什么。白银十卫,那不是所向披靡的无双利剑,而是保卫联盟的最后盾牌。

那句时常挂在嘴边的“自由宣言万岁”此时仿佛成了一种无比令人振奋的力量,激励着人们在乱世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

第八星系这边,上司亲自将热爱往前线凑的领导押送回启明星,刚一进入大气层,通讯站就传来老总长的咆哮,指责领导往前线凑的行为,领导敷衍他说自己在卫星中转站接待移民,上司顺路捎他回来的,没料到上司气还没消,直接拆了领导的台:“扯淡。”

真是魔鬼。

更厉害的还是总长,老人家打开了机甲收发站所有的广播,一个一个的扩音器追着领导跑,他走到哪扩音器就喷到哪,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上司为了不当场笑出声有损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转身走向指挥所,却被领导一把拽住,往另一个方向拉去。

银河城军事基地住宿区——

路上,上司因为还在生气领导不听指挥自己往前线跑的事,十分不配合,一张嘴如同加了无数毒舌buff,说话夹枪带棒,脸更是臭的不能看,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就差在脑门上写个大写的不爽了。

领导自有一套撩人的小技巧,咬耳朵说上司要再生气自己就当街非礼他了。

软硬不吃的上司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你敢?

领导:我不敢。

于是他很好商量的向上司提议:不然你非礼我吧。

上司不为所动的拒绝了。

领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表示自己并不是热衷于作死,只是担心上司,还委屈的指责上司不讲道理。

上司看似面无表情,其实居然因为领导说担心他而害~羞~了~(当然,这个死面瘫就算害羞也不上脸,就是耳朵红了而已)

“羞涩”的上司揪着领导的领子沿着小路往前走,路的最深处,有一栋造型奇诡的小楼,院门前站着两个铁皮机器人,活像镇门的石狮子,不过可能是会跳舞的那种。浑身上下透露着和领导如出一辙的不靠谱气息,还怪嘻哈的。

而在机器人的头顶,永生花围着的木牌上写着: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

!!!

太苏了吧!完全招架不住啊!我一个坚定的不婚主义者差点动摇了自己的立场。

上司铁石一样持久续航的冷战能力在这一刻突然破了功。

机器人的胸腔里,发出领导的声音:“欢迎回家。”

领导见缝插针,贴上去就死皮赖脸说:“你答应过要来跟我住的。”

上司永远抵抗不了他的撒娇耍赖,无奈地叹了口气。

进了屋子,上司毫不知情识趣的说自己把领导送回来,落个脚就走,成功获得了领导的扑倒加撩汉套餐一份。

“行行好吧先生,能从你繁忙的日程里舍出一夜给我吗?医疗舱诊断书上说,我严重缺乏维生素林静恒,再不及时补充,会有生命危险的。”

听听,这是一个纯情boy能说出的话吗?当初身经百战的我居然会相信世界上还是有会脸红的小青年这种生物是存在的,真是too young。

上司深深地觉得第八星系有必要出台一部取缔非法撒娇的管理条例。毕竟领导真是太犯规了!

于是上司果然舍出了一晚。
—————————分割线—————————
 又一次高估了自己,还是没能写到陆林的分离啊
下周一定能写到了!相信我!
 另外,今天是冬至,小可爱们记得吃汤圆哦        (๑>؂<๑)

 

 

 

【陆林】我的上司和领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Ⅷ

伊丽莎白·卡拉图兰 小哥哥网恋吗?

大家好,我是图兰。

叶里夫,也就是陆信将军的其中一个旧部,死于暗杀。这个消息传出的同时,第七星系的长官安克鲁几乎已经到达了第八星系面前。

得知上司下令将靠近前线的居民撤走后,安克鲁他们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意图——炸掉跃迁点,隔离第八星系。

此时的我依然奋战在第一线,上司也在前线坐镇,反正只要导弹充足,反乌会那群死缠烂打的家伙一时半会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倒还好,但上司因为撤离居民的事心力交瘁,十几天几乎没有合过眼,看的我都有点心疼了。

领导则在后方安顿撤离的居民,这活他擅长,我就没见过有人比他嘴皮子还溜的

开玩笑的,这确实是一项大工程,没有人比领导更适合安抚人心了。

领导安顿完一批居民,趁隙赶到前线指挥中心见上司。其实他知道很多人都并不是那么愿意封闭第八星系,比如上司,比如爱德华总长,但碍于领导,没有人反对,看起来活像一帮和渣男分了一百次手还在藕断丝连的怨妇。

 

到了指挥中心,上司坐在椅子上,左耳右耳分别挂着不同的通讯端,一边是我,一边是撤离居民的护卫队,难得我们两边都无事汇报,他已经睡着了。

我们的湛卢大宝贝本来化成人形站在一边,见到领导,非常知情识趣的原地变成了机械手,挂在上司的椅背上。

为了不吵醒上司,两人用打字交流,居然还是护眼的小绿字,绿油油的。

领导看见上司的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心里痒痒的,想摸一下,但又怕吵醒他,于是隔着两毫米虚虚的搭在上司手背上。

湛卢作为人工智能,对这个动作十分费解,居然以为领导在发功,真是太可爱了。

说起来领导也是不容易,大半个月就和上司说过三句话,其中两句都是有关公事的,唯一一句“我想你了”上司还因为信号干扰没收到。

就在领导享受着难得的独处时间时,我打破了这份宁静。

其实我也不想的,要怪就怪反乌会那只大号幺蛾子。

谁让他们又增兵!

祸不单行,另一边撤离居民的护卫队也传来消息,第七星系中央军突然行进,似乎想绕到运送队前面,可能想拦住他们。上司让他们打出“通行证”,希望第七星系能够遵守星际约定。

但我觉得情况不乐观,因为反乌会也在向民用航道方向蔓延。

上司让我尽量拦住反乌会,然而护卫队分走了我好多武装力量,我最多只能拦住反乌会半个小时,再久就要了老命了。

反乌会大军有百十架重甲,密集的炮火打的我们难以招架,直接被他们的炮火压着退避了几十公里,但我们的身后是手无寸铁的居民,今天就算死在这里也不能让反乌会靠近他们!

反乌会好像发现我们在保护着什么,队伍分成两支,一支拦住我们,一支绕开我们逼近了前方的跃迁点。拦不住了!

上司那边正和安克鲁对峙,他连发三次通讯请求都被安克鲁拒绝了,上司可不能和这个老家伙这样耗下去,他决定让导弹开路,直接打过去。

而安克鲁那边收到联盟传来的消息,陆信将军是被陷害而死的。各大星系的中央军几乎都是陆信的旧部,集体哗变,场面一时十分混乱。

上司即将下令的同时,安克鲁下令让队伍撤退了。

危险解除。

我这边的情况就不那么好了,我已经被反乌会逼到了死角,一个武器库灰飞烟灭,防护罩彻底崩溃,感觉自己差不多可以冲进敌阵自爆了。

一步也不能再退了,就算要死也要死成路障,我让他们整队,把遗 言都发出去。

虽然有点羞 耻,但这是传统。

“假如在宇宙中粉身碎骨,残骸将漂泊于永夜,有朝一日在碰撞中湮灭,成为星星的一部分,而灵魂将重回故里,回到你出发的地方、你誓死守卫的地方——自由宣言万……”

我“岁”字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指挥部传来的撤退命令打断了。

真是过分,非得等我表演完才说!看我们被打的屁滚尿流很好玩吗?

反乌会穷追不舍,兜头撞上上司,这下被打的屁滚尿流的变成了他们,安克鲁不知道怎么想的,绕到反乌会后边放了个冷枪才走。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各大星系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海盗肆虐,血流成河。

白银十卫召集令发出挺久了,他们却迟迟没有赶到,在行程中被战火绊住了脚,他们请示上司,是紧急跃迁赶往第八星系还是留下来保护民众。

上司:“白银十卫当年选择宣誓效忠的是什么,你们不记得了吗?请示我干什么!”

白银三回信:“自由宣言万岁。”

从这一刻起,似乎有什么改变了。
—————————分割线—————————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写到让陆林分隔十六年的一战的,结果还是没写到_(:з」∠)_
下周肯定可以了!加油加油(ง •̀_•́)ง

 

【陆林】我的上司和领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Ⅶ

伊丽莎白·卡拉图兰 小哥哥网恋吗?

又和大家见面了!

话说上司其实早在来第八星系之前就做了两手准备,将白银十卫的通讯备用中心设在伍尔夫元帅那里,我的沙雕同事托马斯杨和他的双胞胎弟弟泊松杨就跟在伍尔夫元帅身边。

但上司已经开始怀疑伍尔夫元帅了,他的预感一向很准,尤其是在不好的方面,他暗暗祈祷托马斯他们不要出事——

然而亲妈说“林静恒一祈祷,上帝他老人家就发笑。”我觉得托马斯和泊松可能要凉。

果然,他们陷在了天使城,连发送远程信号都是在上司妹妹的帮助下完成的。

更糟的是,上司暴露在联盟面前,光荣军团的大总统还装模作样录了一段语焉不详的视频,把海盗入侵说成上司和海盗勾结,里应外合。

这口斗大的黑锅直接扣在上司头上,连我都替他不平。

所有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怒火的靶子,一时间上司简直是众而矢之的,上司此刻的心情可以用下图来形容

“i am fine.”

反乌会趁机搅混水,和我们打的不可开交,第八星系的生产力不高,红霞星又被炸毁,不仅战备吃紧,连基本物资都很缺乏。

第七星系的中央军也在民众的呼声中“被迫”来到七、八星系边缘,对我们虎视眈眈。

各大星系的中央军统帅大部分是当年被上司下放的陆信将军的旧部,领导其实是陆信将军的遗腹子这件事一旦被他们得知,不要说立马倒戈,至少他们不会对我们兵戎相向,但领导爸爸和上司对领导这个“人形虎符”宝贝的不行,绝对不肯透露出一个字。

怕领导因为身世被联盟盯上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上司不想让领导误会他接近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世。毕竟上司是真的喜欢上领导了。

领导并不知道上司心中的弯弯绕绕,这个不怕死的愣头青直接冲到前线来了!

他是工程师,这次来是帮忙检修机甲的,可是工程师这么多,也不缺他一个,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算剃光头上司也不会放过我的!

 

当时我没察觉到他情绪不对,满脑子都是怎么把反乌会打回他们老家,周六后来和我说,领导当时因为联盟泼上司脏水这件事特别生气,百年难得一遇的爆了粗口,在机甲高能警报的噪音里,他听到领导咬牙低声说:“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他。”

!!!

要不是时机不对,我能原地爆炸成一朵烟花!这一刻的领导攻爆了!

由于对联盟产生的怨气,领导想要炸掉第八星系周边的跃迁点,人为制造出一条“防火带”,将联盟和第八星系隔开,独立第八星系。

但这对于上司来说是很难的选择,自由宣言是他灵魂的基石,保卫联盟的每一位公民是他至死捍卫的原则,即使对联盟再不满,他似乎也从未动过这种念头。

可是领导不一样,他生于第八星系,一个被联盟抛弃的地方,从未得到联盟的一丝关怀,没有那么强的依恋感,因此说出这个提议毫不犹豫。

我也认为早该这么干了。我受够联盟那帮人的鸟气了!

 

因此我十分膨胀地吹牛说要是上司回去找领导麻烦,我罩着他。

反乌会那群孙子火力太猛,我们只能先撤退,抛下那些还没修完的机甲。在物资这么紧缺的时候,这种损失真的让我心在滴血······

正当我痛揍反乌会的小喽啰时,一支超时空重甲团突然出现,领导的机甲被击中了机尾!那台小机甲本来就是老牛破车,被这么一冲击,动力系统就失灵了,还没有备用动力,我要救都来不及。

 

领导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修好了动力系统,逃过一劫,但可能是走位太过风骚,机甲散热板又烧穿了,这下领导和周六真的只能跳生态舱了。

可是反乌会的机甲穷追不舍,情况十分危急。

就在这时,上司赶来了,直接强行捕捞了领导的机甲,湛卢小可爱替他转达了对领导的嘲讽:您艺高人胆大,以后不用开机甲了,用易拉罐糊个战车,点一根“二踢脚”就能上天了。

领导才不怕这个,想要直接和上司说话,当然被拒绝了。于是他退而求其次,让湛卢告诉上司他爱他,上司冷漠的回了个“滚”。

然后领导就想联系我,让我和上司解释。我可是很识时务的,知道这时候谁才是真正的爸爸,因此我表示嗓子哑,失声了。

那肯定是不能瞎在上司面前找存在感的,不然别说头上的两条须了,连短发都保不住。为了我的头发,只能对不起你了,领导!

这时反乌会身后突然出现了一支机甲战队,我震惊地问上司是不是他带来的援军,但不等他回答,心直口快毫不做作的我自己否定了这个猜测——我们没这么有钱。

上司冷漠地质问我表演失声怎么还带中场休息的,我:“······”还不是为了你!

我们发现这批机甲没有驾驶员,他们的出现就像天上掉馅饼——白送的。是谁这么壕无人性呢?我欣喜若狂。

一水的超时空重甲,一共50架,这下发了!

然而上司并不像我们这么高兴,他也许已经猜到是谁了。

神秘失踪的管委会代言人,暗中操控鸦片毒品的联盟中人,自由军团财大气粗的大金主······这一切都指向一个人,那就是上司的亲妹妹。

上司突然抓住领导的手腕:“我只有你了。”

谁能想到呢,就算曾经亲密到共享一个子宫,也说明不了什么,他们终将走向对立吗?

—————————分割线—————————

感觉越写陆林的部分越少,我会努力掰回来的,下一篇应该就会写到静恒和反乌会大战,二人分隔十六年了,感觉虐爆QAQ

【残次品】

补文的时候重新品味了一下关于比心的玻璃渣。

臭大姐当时博得独眼鹰同情是因为他编造了全家死于彩虹病毒的谎言,而独眼鹰这么一个冷酷无情的军火贩子会起恻隐之心,是因为陆必行是彩虹病毒唯一的受益者。

就像陆必行自己说的:“彩虹病毒在第八星系害死了3.6亿人,救活了我一个。我生来就亏欠这个地方。”

他人生的前五年只是箱中之脑,重塑了身体之后,依然没有摆脱病痛的折磨,在别人最无忧无虑的年龄,他却在艰难的让自己像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

经历了这样难捱的痛苦,他居然长出了那样一副慈悲的心肠,永远为他人着想,永远不用恶意揣测他人。

他喜欢林静恒,就千方百计讨林开心,撒娇卖乖样样精通,让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林上将都对他动了心。

我希望世界对他温柔以待,可是命运隐隐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那么善良还有点天真的小青年终是被命运磨出了棱角,学会处心积虑,想要自己留住想要的人甚至不择手段。

幸好林静恒没有死,幸好他回来了。

于是原来的陆必行也回来了。

—————————分割线——————————

真的好心疼比心有没有?

幸好有静恒啊……

林上将一个人硬是把比心宠成了星际宝贝、宇宙甜心

陆林真是太美味了!

然后我其实一周只有周末会在,所以更新都在周末,回复也在周末,要是发现我隔了一周才回复真的非常抱歉哦ORZ

每周会尽量保持更新一篇的,谢谢大家!


【陆林】

陆必行的头发发质很好,摸起来特别舒服。

但是他自己不喜欢,因为头发软软的显得自己不够成熟,压不住场子。

于是每次陆总长出现在公众面前时,总是梳着油光锃亮的背头,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然而林静恒并不喜欢陆必行梳背头。

他一直很喜欢陆必行刚起床的样子,头发又蓬松又柔软,看着就想揉,再配上一脸找不着北的表情,“很可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统帅如是说。


“林?”刚睡醒的陆必行抓了抓睡得猪突狗进的鸡窝头,困的眼睛都睁不开。

“我在这里。”林静恒擦了擦刚洗过的头发,弯下腰揉了揉他的脑袋,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还早着,你继续睡,时间到了我叫你。”

陆必行伸手搂住林静恒的腰,把他拉下来,埋进他怀里蹭了蹭:“那你陪我再睡会儿……”

“好。”

于是没过多久两人又被陆必行的个人终端给电醒了。

“陆必行!把它给我关了!”

这回陆总长的美色也不管用了。

——————————分割线——————————

一篇隔了很久的摸鱼!希望大家喜欢~


甜甜有一次描写过比心的背头,但是静恒什么发型好像没有明确写_(:з」∠)_


上司和领导那篇没有坑,肯定会写完的,我现在在重看残次品,从里面找出有图兰在场的陆林互动,显微镜女孩要上线啦!


祭潘

十年仅此一潘子。

潘爷,魂可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