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陆予林

盗笔‖priest‖淮上‖原耽‖阴阳师

817贺文(原谅起名废)
816就开学了,还不能带手机,所以提前两天把贺文发出来_(:з」∠)_
稻米怎么能输?一定要刷屏刷的小情侣秀不了恩爱!
这是第一次写盗笔同人,ooc归我,人物归三胖。
全员友情向。东邪西花,南瞎北哑,中间胖爷。(当然要带胖爷玩)
第十三年我还在。
稻米亩产三万斤,冲鸭!!!

【置顶】论一条咸鱼的自我修养

hello米娜桑这里韶华!
是一条混迹各种坑的咸鱼_(:з」∠)_
首先非常感谢你这么漂亮(帅气)还关注我~
然后我现在主要混盗笔‖原耽‖阴阳师(同好加好友啊我暮之霞以后再也不会),超级喜欢小甜甜就是priest的作品(特别是《残次品》)!还有淮上的提灯系列and不死者and破云!当然还有好多小说都超好看的!比如《沉舟》(强势安利!)《伪装学渣》《撒野》《狼行成双》《awm绝地求生》等等(⁄ ⁄•⁄ω⁄•⁄ ⁄)
本命小哥,男神很多,楚慈是白月光!
魔道我看了微博上的一些言论但是没办法辨别真假,所以只能先不粉不黑当路人吧。
我胃口很好一点都不挑的(接受互攻),bgbl都可以!但是耽美的话比较喜欢强强,不喜欢弱受娘受,求各种安利鸭!!
现在有慢慢尝试写一点点同人,《残次品》先试试水,文笔小学生请见谅!
bb了一大段还是感谢你能看完!鞠躬!

所以为什么老福特手机端不能定时啊,8.16就开学刷不了817稻米节了,难受。

【陆林】关于称呼那点儿事

“静恒~”大半个晚上的缠绵之后,陆必行八爪鱼似的挂在林静恒身上,又一次开始没事找事,“你说我对你有那么多的称呼,你除了连名带姓叫我和不连名带姓叫我之外能不能再多想一个称呼,嗯?”
林静恒被折腾的精疲力尽,根本不想搭理他:“……我明天还要工作,别闹了。”
然而陆必行并不是好糊弄的主,不依不饶道:“静恒,林,四哥,统帅,将军,上将,宝贝儿,亲爱的,哥……”
“好了好了,”林静恒拿他没办法,而且对“哥哥”这个称呼毫无抵抗力,只好勉强打起精神,翻身把他抵在床上,“你想要我叫你什么?”
陆必行想了想,目光亮晶晶的盯着他道:“就是……平常伴侣之间互相叫的……”林静恒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他背后的尾巴摇啊摇的,大尾巴狼一样,不怀好意。
“亲爱的,”林静恒笑起来,挑起他的下巴轻轻印下一个安抚的吻,“宝贝儿?你满意了吗?”
陆必行高兴得晕晕乎乎的,觉得自己被星星砸中了,简直找不着北,只知道嘿嘿傻乐。
林静恒叹了口气,躺下把他揽进怀里:“睡吧,乖。”
夜深了,人工智能的管家湛卢在陷入休眠之前已经将房间调到了最佳睡眠亮度,模拟月光的光线悄悄洒在相拥而眠的二人身上,静谧而美好。
————————分割线————————
听完广播剧激情写文,梗来自破云广播剧第七期的小剧场,淮上太太的破云真好吃嘿嘿嘿……
日常表白小甜甜,希望早日开bl新坑~

【陆林】假如陆必行变成了一只猫

清晨,一束阳光透过隐隐拉开一条缝的窗帘洒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林静恒皱了皱眉头,抬起胳膊遮住眼睛,顺手往边上一摸,瞬间坐了起来。
“必行?”霎时间清醒过来的林静恒向身边看去,陆必行没有像平常一样八爪鱼似的缠在他身上,也没有把自己裹成被子卷团在一边,但是……床上有一只猫?
该猫四仰八叉摊在陆必行的睡衣上,呼呼大睡人事不省,林静恒狐疑的打量它半晌,被折腾了半个晚上而疲惫不堪的神经终于反应过来——他们家并没有养猫啊,那它是哪里来的?陆必行应该不至于装失踪吓唬他,所以这只猫是陆必行???
林静恒快被自己惊人的推理能力说服了,他伸手戳戳猫的肚子,试探的叫了声:“陆必行?”
猫哼唧两声抱住了林静恒的手指,蹭了蹭又不动了。
“……陆必行你再不起来我就走了。”
“喵!”猫一下子醒了,四爪紧紧抱住林静恒的手臂,一双蔚蓝色的眼睛眨啊眨的。
林静恒震惊了:“你真的是陆必行?你怎么会变成猫?还能变回来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猫翻身起来,伸爪点了点林静恒的个人终端,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
“亲爱的林:
             学校里有一个学生发明出了一种很有意思的药剂,可以把人暂时变成猫,所以我想试试,给你个惊喜!别担心,已经实验过了,不会有危险的~
                                                                    爱你的陆必行”
至于林静恒为什么没有及时看到这条消息,只能怪昨晚的陆必行太黏糊了。
“先生,您今天的例行训练时间已经过了,需要我把接下来的安排往后推吗?”万能的人工智能湛卢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出现了,它似乎非常习惯这种事情的发生了,安排的非常妥当。
“不用,你先出去吧,湛卢。”林静恒头疼的掐了掐眉心,又点了点陆必行,“回来再收拾你。”
陆必行连撒娇带耍赖,一套流程做的非常行云流水,就是不肯放林静恒走。
“乖乖在家里呆着,听话。”林静恒根本就拿他没办法。
陆必行才不会乖乖听话,他非常敏捷的蹿上林静恒的肩头,表明了自己要和他一起走的决心。
于是斗争失败的统帅只能带着一只猫去工作了。
“老大!诶哟怎么有只猫?还挺漂亮的嘛!”图兰推开统帅办公室的门,没看见林静恒的身影,倒是看见了团在林静恒桌上的陆必行,猥琐的搓着手上前,“让我看看公的母的嘿嘿嘿……”
“图兰。”林静恒喝止了她的行为,图兰悻悻的缩回手,老实的站到一边,正经道:“有人来这里找陆校长,说他今天没去星海学院,问他有没有来这里。”
林静恒坐回到办公椅上,陆必行就非常自觉的扑进他怀里,他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猫毛,抬眼看向瞪大眼睛的图兰:“唔,是在这里没错。”陆必行被摸的很舒服,眯着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图兰:“???”
“喏,就这只呢。”林静恒用下巴点点他怀里的猫。
图兰没说话,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你在逗我四个字。
林静恒懒得解释,又用下巴指指门口,示意她跪安:“你告诉那个人陆必行他今天不去了。”
图兰一脸玄幻的离开了办公室,路上撞到了托马斯杨也没有像平常一样怼他,把托马斯杨吓了一跳:“喂图兰,你吃错药了?还是昨天又偷偷跑出去浪被老大抓住了?”
办公室里。“陆必行!你给我呆一边儿去!”林静恒第一百零八次挪开趴在文件上的陆必行,终于不耐烦了,但是看陆必行变成了这么小一只,他也不敢下重手,怕伤着他。
“喵呜~”陆必行蹭过来钻进他怀里,企图用撒娇来萌混过关。
“别撒娇!你这样我没法工作了。”林静恒嘴上嫌弃,手上也没闲着,挠了挠他的下巴……
于是接下来一天里,林静恒基本上什么都没干,光抱着陆必行撸毛了。
晚上,陆必行终于恢复原状了。
“静恒!!!”他一把推开浴室门,“我变回来啦!想不想我?”
回应他的是扔过来的毛巾。
林静恒擦着头发走出来:“今晚我睡阁楼。”
————————分割线————————
以上是一个小脑洞。
林静恒:“小混蛋,害得我无心工作。”生气.jpg
陆必行:“静恒我错了QAQ”求抚摸求安慰.jpg

好久没有更《我的上司和领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是因为电脑坏了,手机不能插入表情包……
等电脑修好了一定更_(:з」∠)_【跪搓衣板求原谅】

【陆林】长大成人

陆必行既盼望又不舍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陆果找到了她的真命天子,今天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这个小妮子从小皮的跟猴似的,没少调皮捣蛋,总是让我头疼的不行,可是她今天就要离开我们嫁入别人家,我还是很舍不得。”陆必行叹了口气,目光从开始就一直没从陆果身上离开。
林静恒失笑摇头:“好了,多大人了,像不像话。”但看陆必行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他觉得自己说的不好,上前轻轻揽住他:“果果长大了,不可能一辈子黏在我们身边,她也要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且你看,她现在很快乐。那小子我们也考验了,是真心喜欢她的。”
陆必行环住林静恒的腰,把下巴搁在他肩窝上,蹭了蹭:“好吧,那小子确实不错,把果果交给他我很放心。孩子总会离开的,我只要你永远不离开我。”
“傻瓜,我既然答应过你,就绝对不会食言。”林静恒拍拍他的背,松手退开一步,“果果过来了。”
不远处陆果提着裙子跑过来,后边跟着新郎,一边叫着“林爸爸!老陆!”一边扑过来。
林静恒接住陆果,刮了刮她鼻尖道:“都是要嫁人的姑娘了,还不稳重点?”
陆果嘿嘿一笑,挽住他的胳膊:“你是我爸爸,又不是别人嘛。”
陆必行在旁边重重的咳了一声,陆果连忙用另一只手挽住他,撒娇说:“老陆你别生气,我其实最最喜欢你啦!”
陆必行面色稍霁,但还是哼了声不理她,转向刚刚在他们面前站定的新郎。
新郎有点紧张,忙向他们问好:“统帅,陆校长。”
陆果笑出了声:“笨蛋!现在还叫的这么生疏啊?”
陆必行和林静恒对视一眼,似笑非笑的看向新郎。新郎赶紧改口:“爸!”两人这才给了他一个代表原谅的微笑。
新郎其实看到他们心里还是有点发怵,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因为这两个女儿奴一发现他和陆果隐隐有恋爱的苗头,就明里暗里给他使绊子。尤其是林静恒,嘴上不说,心里比谁都宝贝陆果,于是这位堂堂第八星系统帅,假公济私徇私枉法,没少“操练”他。而在他终于下定决心要上门提亲时,这二位又给他喂了不少软钉子。如今愿意松口还是怕陆果不高兴,也是够辛酸的。
“行了行了,婚礼就快开始了,我们还是赶紧去门口迎客吧。陆果,你回房间等着去。”林静恒低头看了看表,习惯性用统帅的语气分配完任务,把众人分散开了。
礼堂门口,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陆果的同学,白银十卫的队长们,各大星系的长官等等。林然是来的最晚的,他匆匆结束巡回演奏的最后一场就赶了回来,因此看着风尘仆仆,难掩疲惫。
“小然 ,”陆必行担忧的看着他,“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先去休息一下吧,时间到了我们会叫你的,现在还早。”林静恒也点点头,伸手搭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林然答应了声,冲新郎笑了一下,把手上拿着的小盒子递给他道:“这是我给陆果准备的礼物,请帮我转交给她。”这才到小房间休息了。
宾客差不多来齐了,三人这才回到礼堂,陆必行边走边向女婿唠叨:“女婿啊,果果的脾气你知道的,她性子急,你让着她点,不许欺负她。不过她总会冒出些鬼点子,你要看住她,别让她捅出什么篓子……”
新郎一路点头,知道陆必行这是舍不得女儿了,抓住机会表态:“爸,您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果果,不让她受一点委屈!”陆必行满意的点头,这才拉着林静恒到位子上坐着去了。
“我想了很久,”林静恒突然道,“我当统帅已经够久了,该把位子让出来给年轻人了。”
陆必行并不意外,这不是林静恒第一次提了:“你有人选了?”
“我观察了很长时间,综合考虑了所有人的各项成绩和军事素养,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位子交给果果。”林静恒似乎还在斟酌,“但是还是要考验一下,我想让她单挑白银十卫的队长们,只要她能够通过这次考验,就有资格成为统帅。”
“会不会有点太苛刻了?毕竟是白银十卫。我担心以她那种喜欢极限操作的性格,还是不敌经验丰富的卫队长们。”陆必行有点担心。
林静恒摇摇头:“这是硬性要求。只有打败卫队长,才能让他们真心实意的承认统帅的能力和地位。任何人都不能仅凭交情上位。”
“知道啦,我相信果果可以做到的,她可是有你的基因支持呢!”陆必行笑起来,勾住林静恒的脖子,“那小然呢?”
“他的演奏水平已经非常高了,所以我对他只有一个要求。”林静恒偏头亲了陆必行一口,“人气超过叶夫根尼娅。”
两人笑成一团。
婚礼开始了,林然坐到他们身边,安静的看着人群,却莫名其妙的收到了陆必行笑得像个大尾巴狼似的目光。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就离开座位去接陆果了,只留下林然一脸懵逼。
婚礼进行曲奏响,陆必行和林静恒牵陆果走上红毯,新郎已经等在红毯尽头了,两人把陆果的手交给新郎,然后就下来观礼了。
新人们互换戒指,在神父面前宣誓,然后幸福的拥吻在一起。
礼成。
全场掌声雷动,图兰和托马斯杨大声起哄要闹洞房,被林静恒瞪了一眼才老实坐下。
林然走到陆果面前,还没说话,陆果突然抱住他叫道:“哥……”他笑起来,轻轻拍了拍陆果的背说:“我可是把外甥的名字都想好了,你要加油啊。”
陆果作势要打林然,不过还是放下手,含着泪抱了抱穿过人群过来的两位父亲。陆必行眼眶也红了,低声哄她:“都多大人了,怎么还动不动哭鼻子。乖,不哭了。”林静恒则抚了抚她的头发,对新郎道:“我们把她交给你了。”新郎郑重点头,牵住陆果的手紧了紧:“我会保护好她的。”
烟花呼啸着升上高空,带着人们的祝福轰然绽放出绚丽的华彩,陆必行欣慰的笑着看了看两个孩子,抱住林静恒:“你说得对,他们都长大了。”
————————分割线————————
大概是一个关于果果和小然长大后的猜想,话说给小然找个怎么样的cp才好呢?(并不知道所以没写)
虽然打了陆林tag但是并没有很多陆林糖_(:з」∠)_
写出来的依然和想的不一样,不过还是要发出来啦啦
想看甜甜写残次品新番外。

白起生贺。
退坑了,唯一舍不得的就是飞飞了,最后表白一下我的小警察。

【陆林】我的上司和领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Ⅳ

伊丽莎白.卡拉图兰 小哥哥网恋吗

今天我要控诉一下色令智昏的领导。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啊呸太空不分昼夜,领导在给他的四个小鸡崽学生上课——现场拆机甲。
半途中上司有事接入机甲联络端,领导的现场教学被打断了,沉迷美色的他瞬间没心思上课了,把我的小宝贝丢给了那四个半吊子!

那可是正在行驶的机甲啊,领导还真是放心。

于是第二天我的小宝贝机甲转向定位接触不良了。

我满心悲愤的质问领导,怀疑他是欲求不满所以报复社会,结果领导敢做不敢当,居然把锅甩给了无辜的学生啧啧啧,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没过多久,在外的领导回来了,看着他那急哄哄的架势,跟有火在屁股后边烧似的

然而基地提前三个小时清道,这么大的动静,应该是上司亲自出门,领导看来没什么运气,刚回来上司就要走了。想着我可怜的小宝贝,又看见面前的领导,我的内心十分畅快

嘲笑归嘲笑,八卦还是要打听的,因此我凑近领导问他,睡到上司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哎呀这个纯情技术宅居然差点被唾沫给呛住,看这样子应该是不怎么样了。

此时的我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的闷骚美味说,头头是道的给领导分析像上司这种闷骚是如何的不怎么样:不是活不好就是放不开,还不懂照顾别人的感受,怕是完事之后跑去抽烟都不知道给领导盖条被子。多年之后想起这一天,我都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谁能想到上司居然是下面那个!世界观都被颠覆了有没有?

当然这时候的我还一无所知,甚至热情的向领导安利助兴的药,然而领导选择了忽视我。

领导跑了,他和上司在一架小机甲里幽会,忍不住擦枪走火的时候居然还要把锅推给我。

感觉自己冤出了第八星系。

不过,我说上司技术不好竟然说中了,怕是要被他剃头了……

————————分割线————————

哈哈哈今天的图兰依旧在大流氓和小可怜之间自由切换呢





【陆林】我的上司和领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Ⅲ

【陆林】我的上司和领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Ⅲ

伊丽莎白.卡拉图兰 小哥哥网恋吗

大家好,又是我,今天的上司和领导依然在虐狗。

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我正给上司汇报工作,我们边走边谈,一路走到了他的休息室门口(当然,我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我是没胆子觊觎上司的哈哈),然后我们两个都震惊了——领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靠在冰箱边上睡着了!此时,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欺骗,说好的纯情技术宅呢???

明明比我才会撩啊,亏我还大方的跟他分享泡汉子的经验。深藏不露,深藏不露啊。我偷偷瞟了一眼上司,发现他比我还呆滞,忍不住叹息:上司还是太嫩了。不过,有什么比撮合他们两个更重要的吗?没有!


我的内心充满了激动,恨不得大声喊出嘿嘿嘿……

然而强烈的求生欲望使我紧紧闭上了嘴然后识相的帮他们带上门溜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我们可以知道的了,你们懂得~

在跑之前,我还是十分机智的留意了一下房间里面的情况的。

领导还不是空手来的,他带了一个自制的水晶球,直径有一米,里面是微观的第八星系。哇塞领导真是个心灵手巧的精致男孩了

还别说,看他安静靠着的样子,简直惹人犯罪啊

……

等一下?领导没有留在上司那里过夜???不可能啊,上司这么柳下惠的?到嘴的鸭子还不要?

我对此持怀疑态度。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天过后,上司和领导的关系越发密♂切起来,我们常常看见领导很巧的在上司的休息时间出现,然后两个人就顺理成章的一起吃饭了

……

令人激动!!!领导在上司那里过夜了!这样赤鸡的消息怎么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于是,我找到了我的知音,周六。我们凑在一起交流了半天,快乐的和大家分享激情小故事去了。

————————分割线————————

今天更的好像有点短小?

不管了我肝疼

日常表白林~

谢谢观看


【陆林】梦里梦外

陆必行做了个梦。
梦到自己变成四岁的样子,从陆信家阁楼里的滑梯上滑下来,迎接他的不是那个投影,而是真的陆信。
“哈哈哈,宝贝儿,你超速喽……”陆信把他举过头顶,欢快的转了几个圈儿,然后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喊着“嘚儿驾”奔了出去。
陆必行“策马”来到林静恒的房间。那时候的林才20岁,刚刚成年,还和少年时一样禁不起逗。陆信手欠,最喜欢招惹他,非得把林静恒气的炸毛,才肯停手。不过今天他是带着陆必行来的,画风就不一样了。
“哥哥!”陆必行在陆信脖子上扭来扭去,想下地找他哥。陆信十分受伤的嘟囔了一句“小兔崽子”,还是把他放下了。
陆必行刚一落地,还没站稳就想朝他哥扑去,险些摔个狗啃泥,幸好林静恒眼疾手快接住了他,一把把他抱起来。“是不是傻?”林静恒没好气的戳了一下他的脑袋。陆必行嘿嘿笑着搂住他哥的脖子,卷毛被林静恒揉的乱七八糟还不肯撒手。
陆信瞅瞅这个再看看那个,发现兄弟俩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惆怅的去找穆勒教授诉苦了。这位老父亲老泪纵横,扒在穆勒教授身上嘟嘟囔囔的感叹自己多么命苦,穆勒教授抚摸他的狗头笑得如沐春风:“谁叫你老是欺负静恒。”陆信感受到了夫人的嘲讽,悲伤的不能自已。
黏了林静恒一个下午,陆必行晚上终于累了,乖乖的由穆勒教授牵着去睡觉。穆勒教授坐在床边给他念睡前故事,陆必行突然软软的叫了声“妈妈”,穆勒教授停下来温柔的看着他:“怎么啦?”“我好爱好爱你,还有哥哥和爸爸。”陆必行认真的抓住她的手,他感觉梦就要醒了。穆勒教授笑起来:“我们也很爱你,你是我们最期待的礼物。”
“这房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曾经像等待节日一样期盼过你的出生。”
梦境中的一切都离他远去,他脑海中定格的是穆勒教授的笑容。
如果这是一场美好的让人想要流泪的梦,你是否愿意醒来?
如果梦中你将拥有你现实中永远无法拥有的一切,你是否有勇气离开?
“必行?”熟悉的声音传来,陆必行艰难的睁开眼,视线慢慢聚焦在一双深灰色的瞳孔上,里面倒映着他的影子。
“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林静恒皱着眉坐到床边。
陆必行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不是噩梦,是美梦。”陆必行抓住林静恒搭在一边的手,直直望进他的眼里,“我差点就舍不得醒了。”
林静恒挑挑眉:“那你怎么就愿意醒了呢?”
陆必行把他的手贴近唇边:“因为有你啊。”
梦境再美好也成不了真,更何况我怎么舍得留下你一个人。
————————分割线————————
激情产粮,陆林真好吃!
一个盘旋了一天的脑洞,结果写出来和我想的并不一样_(:з」∠)_
日常赞美甜甜。